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新闻发布 >
【前沿】白血病个性化治疗新进展
美国血液年会

从这一期推送开始,新阳光会为大家带来国内外治疗的最新进展,欢迎大家向我们提出各种意见反馈!
 
在第58届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展示的研究,旨在为医学带来更个性化和有针对性的方法,并使得患者能够更全面地参与治疗决策。
 
这些研究考察了白血病的管理和治疗的不同选择。“这些研究真正关心的是将治疗的决策权带给患者,”克利夫兰临床癌症中心Taussig癌症研究所的白血病项目主任兼ASH Clinical News(美国血液学会临床新闻)主编Mikkael Sekeres教授说,“除了展示了改善健康和生存的潜在方法,这些发现可以帮助患者与医生合作,对他们的治疗做出明智的、个性化的决定。
 
获得深度分子学反应的慢性髓性白血病患者停止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治疗:
Euro-Ski试验的结果
\
图为Francois-Xavier Mahon教授
 
在评估停止TKI治疗的安全性的最大的试验之一Euro-Ski试验中,821名入组的CML患者中大约一半在停止治疗两年内没有显示复发的证据,这表明一些患者可以安全地停用TKI [1]。
 
据研究组称,在停药前接受TKI超过5.8年的研究参与者在前6个月内发生复发的可能性(这些患者中复发率为34.5%),比接受较短时间TKI治疗的患者(57.4%)更小。每增加一年的TKI治疗,患者成功停药的几率增加了约16%。
该研究聚焦于白血病处于深度缓解的CML患者。所有参与者在停药前至少一年内融合基因水平稳定并且极低。停药后,62%的患者在6个月时没有出现白血病复发的证据,约一半(52%)在停药24个月时没有复发。
 
在发生白血病复发的患者中,大部分在恢复TKI治疗后恢复了其先前的缓解水平,并且在研究随访期内,没有患者进展到疾病更严重的危险状态。
 
“许多患者在是否停用TKI的决定之间斗争,因为其副作用和对复发的恐惧。由于本研究中包括了大量患者,我们认为这些结果有助于为未来的TKI使用指南提供信息,”主要研究作者、法国波尔多大学的Francois-Xavier Mahon教授说。
 
易于放置的静脉导管可能带来问题:
研究发现PICC管与更大的儿童血栓风险相关
\
 
当治疗患有癌症、先天性心脏病、感染或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的孩子时,护理团队通常需要将一条很细的柔性导管插入大的中心静脉,以方便注射药物和抽取血液,同时还避免多次穿刺。新数据表明,选用中心静脉导管的类型可能会对儿童发生血栓的风险产生影响。
 
在一项前瞻性多中心儿科研究中,比较了放置经外周插管的中心静脉导管(PICC)和经中心静脉插管的隧道性导管(TL)的儿童血栓发生率,观察到的85%的血栓都是发生在放置PICC的儿童中的。
 
“与隧道性导管相比,放置PICC的患者会出现更多的血栓,”洛杉矶儿童医院的高级研究作者Julie Jaffray教授说,“我们知道,癌症儿童或者在儿科重症监护病房中的儿童需要中心静脉导管。但这些导管并不完美。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是要为他们选择正确的导管,还是只是选择更容易放置的导管?”
\
 
使用PICC管的一部分原因是它们更容易放置。如果需要,在病床边即可操作,还有一定的镇静作用。对于隧道性导管,需要对患者进行麻醉,还需要外科医生或介入放射科医生来放置导管。[2]
 
这项中期分析是基于2013年9月到2016年4月之间在洛杉矶儿童医院、费城儿童医院、德克萨斯儿童医院和美国国家儿童医院共放置了1,233个中心静脉导管的1,096名儿童(67%的PICC和33%的TL)做出的。患者的年龄从6个月到18岁不等。在随访期间共确认了65例血栓,其中55例为放置PICC管的儿童。放置PICC后形成血栓的中位时间为15天;放置TL后出现血栓的中位时间为40天。这些中心静脉导管有49%在六个月内移除,留置的平均时间为56天。
 
数据还表明,血液循环已经有异常的先天性心脏病儿童和患有癌症、特别是白血病的儿童具有更高的血栓风险。使用多腔静脉导管(具有两个或更多“分支”的导管)也与较高的血栓风险相关。类似地,如果患者被诊断患有中心导管相关的感染,则血栓出现的可能性将增加四倍;使用隧道性导管的患者发生相关感染的风险明显更高。
 
在许多儿科中心,PICC正在越来越多地被使用。Jaffray教授说,儿童中出现血栓的数量显著增加的趋势是这项研究主要的推动力。该研究将继续累积患者,并且另外的分析将显示插入导管的主要原因(例如,化疗、延长的抗生素疗程或静脉输注营养液)是否相关。研究人员表示,研究结果将有助于形成如何使用和选择儿童中心静脉导管的第一条指南,包括何时建议使用抗凝剂来预防血栓。
 
 
获得稳定的分子反应(至少MR3)的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可以安全地降低其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剂量:来自英国Destiny研究的数据
\
左二为Mhairi Copland教授
 
英国利物浦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研究表明,许多CML患者可以通过将TKI剂量减少而安全地降低其副作用。与通过非常敏感的测试来对几乎不存在白血病的患者进行检测的其他试验相反,这项新的研究吸纳了获得根据国际标准划分为MR3(即bcr-abl融合基因国际标准值低于0.1%——编者注)的稳定分子学缓解水平、研究人员描述为“良好,但不完美”的一些患者。结果表明,更多患者可能能够安全地减少TKI治疗,这比以前人们所认为的更为可行。[3]
 
在174名研究参与者中,绝大多数(93%)在减少TKI剂量后一年之内没有发生白血病反弹,并且许多参与者在前三个月内TKI相关副作用显著地降低了。只有12名参与者有白血病复发迹象,而所有这些患者都在恢复使用全剂量TKI的4个月内恢复了MR3或更好的缓解水平。
 
研究作者、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癌症科学研究所Mhairi Copland教授说:“综合起来,这些发现可能表明一些患者被不必要地过度治疗了。另一个重要的含义是,患者并不必在非常敏感的测试中具有极低的白血病水平,就有可能安全地尝试降低他们的TKI剂量。”
 
与归类为MR3的参与者18.4%出现反弹相比,以极低的白血病水平(MR4)开始的参与者出现白血病反弹显著更少(仅有2.4%),但Copland称,总体反弹率较低表明如果有需要的话MR3的者尝试降低其TKI剂量是安全的。在减少副作用方面的获益应当会在减药的前三个月内变得明显。
 
编者注:学术会议上报道的研究进展是在严格的试验条件下取得的结论,不能取代现行指南作为临床治疗的依据,请广大患者务必遵从医嘱接受治疗。
 
 
原始摘要:
[1]https://ash.confex.com/ash/2016/webprogram/Paper96210.html
[2]https://ash.confex.com/ash/2016/webprogram/Paper94145.html
[3]https://ash.confex.com/ash/2016/webprogram/Paper93234.html
 
Copyright © 2014~2015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    京ICP备050608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643号
爱心热线:010-88121028    Email: sunshine@isun.org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外亮甲店1号恩济西园10号楼3316室    邮编:100142
网站制作:天天向上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