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新闻发布 >
一段意想不到的忘年交
今天,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召开专题办公会,研究支持联爱工程的事宜。中兴通讯首期支持一百万元,并将从数据信息技术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回望不到半年里和中兴通讯,特别是中兴创始人侯为贵老前辈相识、相交到合作的过程,内心满是温暖和感激。
\
△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专题办公会全员合影△
 
5月6日,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你好,我的下半场》,辞职半年之后宣布在公益领域复出。朋友圈的力量果然强大,很快,就在五月中旬,在我仍然处于转换跑道的忐忑期,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的杨文忠老师通过朋友联系上我,专程到国际公益学院和我交流了两个小时。随后,我又和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的谢怡秘书长电话取得了联系,谢秘书长邀请我到中兴通讯做客访问,对此我欣然应允。来自中兴通讯的正反馈成为我下半场最初的几缕阳光之一,对我意义非凡。十年前我在内地做开发区主任时,带队到深圳招商,曾通过在深圳市委工作的老乡帮忙联系,到中兴通讯参观学习过,深知中兴通讯在深圳、乃至在全国的分量。
5月23日下午,我打车到中兴通讯大楼,这座我十年前就来瞻仰过的国家科技创新的灯塔。车子马上快到楼下的时候,谢秘书长给我打来电话“陈老师,您走到哪儿了?我们侯总要亲自见您”。在那一瞬间,我突然脑子有点短路,侯总?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老总吗?稍微发了一下愣,我马上请求确认,谢秘书长明确地答复,是的,就是侯为贵老总要亲自见您!
几乎是放下电话的同时,车子已经到了,文忠老师等在大楼门口热情地欢迎。我一边跟文忠寒暄着跟他进大厅,一边快速地在头脑中闪回。侯总,侯为贵老总,这个深圳的城市英雄,这个远在天边的传奇前辈,我马上要去见他吗?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在这之前,我对侯总的了解仅仅是知道他创建了中兴通讯,读过一篇文章,讲述他带领的中兴和任正非带领的华为相爱相杀三十年,共同成就了中国通讯领域对西方世界的追赶和超越,只记得那篇文章用武侠世界里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来比喻这两位巨匠,让我记忆深刻……幸福来得太突然,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啊,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啊!
\
△初次拜访中兴△
 
要感谢中兴大楼严格的安检登记程序,这中间大约耗去了五到十分钟,给了我紧张的打腹稿的时间。上到会议室楼层,谢秘书长在电梯口等我,这是一个清爽、干练、亲和的大姐。握手时我注意到谢秘书长面前挂着的工号牌上数字是127,中兴有八万多员工呢,这个号,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元老啊,这就是和我电话中一直称呼“您”的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吗?那一刻我又恍惚了一下。很快,我们来到了会议室,迎面走过来一位清瘦矍铄的老人,是的,网上见过面的,这就是传奇前辈侯为贵了!
说老实话,我经历过太多的讲话和会面,层次高的低的,场面大的小的,太多了。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这样极其突然而又极其重要。万幸,那天的汇报是成功的。我讲了整整半个小时,那几分钟的腹稿,让我迅速整理了一下孰轻孰重,孰详孰略,我用大约五分钟时间说了一下我过去的背景,二十多分钟时间汇报了一下我未来想做的事。从侯总专注的眼神和慈祥的微笑里,我看到了希望。果然,侯总在我汇报结束后,对我愿意献身公益表示了赞赏和鼓励,对我的公益社会实验的想法做了点评,特别提出了两点建议。最后,侯总明确地表示,我的公益社会实验,中兴通讯支持! 
\
△和侯总分享我的公益社会实验△
 
很难描述那一刻我激动的心情。送别了侯总,谢秘书长把我留下来,和团队一起直接开始和我商量接下来中兴通讯怎么支持参与我的公益社会实验了。这就像是一个贫穷的小伙子仰慕一个美丽富贵而又才华横溢的姑娘,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上门表达一下倾慕之情,根本不敢有什么奢望。没曾想撞见了大家长,关键是老天保佑,大家长还看上了这个穷小子,直接越过了考察、说媒、提亲等等阶段,直接表态准备将姑娘嫁给他了!
\
 △我与侯总的合照△
 
接下来,我和公益合伙人正琛开始仔细打磨我们的计划。正琛提议把我们的公益社会实验命名为“联爱工程”,寓意为“联合爱,让因病致贫从现代中国消失”。具体要做的事明确为“儿童癌症综合控制”(Childhood Cancer Comprehensive Control)。行动方案细化为在试点地区广东河源建立三个中心:肿瘤社工中心(服务于患者)、优医中心(服务于医生,提高贫困地区医疗水平)、医疗技术评估中心(HTA,探索将新药纳入医保目录的方法和路径)。二十天后,我和正琛又一起到中兴通讯,这一次,侯总、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基金会理事长熊辉以及谢秘书长,一起听取了我们的汇报。侯总对正琛特殊的人生经历展现出的精神的力量特别肯定,对我俩这对北大清华公益组合表示了期待,并对我们的行动方案高屋建瓴地提出了指导意见。
接下来的几个月,谢秘书长和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团队成员和我们紧密衔接,经常性电话会议沟通,每月召开一次工作碰头会。7月15日,我们和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山东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复旦大学卫生管理学院、白血病华南协作组负责人一起,在河源召开了联爱工程启动工作座谈会,并就提升河源白血病医疗水平进行了现场办公。8月15日,针对河源白血病患儿的救助工作全面开始。9月15日,我们和中兴通讯公益基金会一起前往河源,与卫计、社保、医院等机构召开专题会议,推进各项工作具体落实,并与河源市人大张文主任深入座谈,交流项目进展。这意味着联爱工程已经从最初的概念设想落地为实实在在的工作了。
\
△10月18日我和正琛拜访中兴△
 
现在回过头看,我第一次见面那天给侯总汇报的想法,其实很粗浅。到现在我仍然不是特别确定我何德何能,能够进入侯老前辈的雷达视野并最终得到他的认可与支持。一个是目光如炬,开疆拓土,功成名就,德高望重的工业界传奇人物,一个是刚刚转场公益,虽然充满热情,但毫无经验,在很多人眼里甚至是有点像唐吉珂德的愣头青,这两者怎么会有交集?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我想除了我的幸运之外,侯老的以人为本的人文情怀也许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以人为本,他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以七十多的高龄仍然努力工作,而且眼光超越企业本身;因为以人为本,他能理解弱势群体的痛苦和无助,深知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标杆意义;因为以人为本,他能超越世俗的光环,给我这个后生小子如此关键的扶持。和谢大姐以及其他一些中兴通讯同事们的交往,也让我看到侯老前辈这种以人为本的精神已经成为中兴通讯企业文化中耀眼的一部分。作为一个也是人本思想的信奉者,我感激中兴通讯给我们的无保留的信任和支持,我自豪成为中兴通讯的公益合作伙伴。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插曲。按照谢秘书长的想法,本来今天是准备搞一个高规格的签约仪式的。在给侯老前辈汇报方案的时候,侯老说:“联爱工程本来是探索性质的事情,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成败都不好说。一开始不要搞那么大的动静,那样会给陈行甲他们增加压力。让陈行甲他们安心地做,就算失败的可能性大,中兴通讯也支持”。秘书长大姐跟我打电话沟通这些的时候,我心里热热的,感受到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温暖。
唯有不懈努力,才能不负侯老前辈和中兴通讯的厚爱!
 
\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Copyright © 2014~2015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    京ICP备050608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643号
爱心热线:010-88121028    Email: sunshine@isun.org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外亮甲店1号恩济西园10号楼3316室    邮编:100142
网站制作:天天向上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