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动态 > 新闻发布 >
失明白血病单亲爸爸的自白:孩子,我要如何给你光明

在2014年之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大富大贵,但有娇妻爱女的陪伴,生活依旧是有滋有味的。我每天努力工作,就是为了回到家看到她们俩脸上开心的笑容。我以为简单的日子会一直这么的持续下去,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然后我和妻子慢慢老去。

 

然而一场车祸完全打破了这个美丽的画面,车祸夺去了我的双眼,而妻子无法接受巨大的变故,选择离开。在医院治疗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生活,当女儿来病房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家时,我无言以对。出院后最艰难的日子里,是我的老父亲艰难和坚决的扛起了我这个支离破碎的架。他一手牵着4岁的女儿,一手拉着我在外讨生活。老父亲跟我说:儿子,别怕,有爸在

 


\
△张宝琪的诊断证明书△

 

从医生那里得知,因为我的病情发现尚早,如果及时进行救治,治愈的可能性和生存率都很高。但接近30万的治疗费用,对于我已经负债累累的家庭是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这无异于给我判了死刑。这个时候,我的老父亲又一次站了出来,他再一次跟我讲:儿子,别怕,有我呢
 

父亲借遍了所有周围的亲戚朋友,但依旧无法凑足我前期的治疗费用。我躺在病床上,世界一片黑暗。

想到我的家人要再次承受原本不该他们承受的痛苦和压力时,不止一次,我想要就此放弃自己的生命。我想如果我离开了,他们就不需要支付巨大的治疗费了。

 

 

\
△张宝琪的贫困证明△

 

然而当父亲为我拿药倒水,当女儿在床边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我问自己:我的离开是不是真的可以给他们幸福。他们是否真的能够承受的了老年丧子,幼年丧父之痛。如果我死了,这个家是不是就真的塌了。

 

我想活着。
 

我想治好病之后继续回到按摩院工作,让父亲可以歇歇,让女儿有更好的生活。尽管我眼睛失明,但我还想“看到”女儿上小学,中学,大学。如果我死了,在她的婚礼上,谁牵着手把她交给另一个人。

 

\
△张宝琪与活泼可爱的女儿△


我想活着。
 

我无法给我的家人正常的生活,但我的父亲和女儿已经无法承受再一个人的离开。

 

我想活着。

 

用我的生命给女儿一线光明。

Copyright © 2014~2015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    京ICP备0506086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8643号
爱心热线:010-88121028    Email: sunshine@isun.org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外亮甲店1号恩济西园10号楼3316室    邮编:100142
网站制作:天天向上
关注: